第一百零二章 李忠好戏赚寨门,邓龙张狂再讹诈

祝家大郎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曹正,你这酒店不开也罢。”郑智心中有了一个想法,也是知道这操刀鬼曹正武艺也算不错。

    “大官人有何吩咐?”曹正听得这话,也是知道郑智是有吩咐要自己去办。

    “夺了寨子,你可愿意上山落草,以后便把这二龙山交与你来打理。”郑智可不想辛苦两月走一遭,救了周通,这二龙山又被什么别的强人再占去了。

    曹正本就是多年江湖人物,此时听得郑智开口便要给自己一座山寨,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,转头看向师傅林冲,见林冲点了点头,连忙拜倒在地:“多谢大官人看得起,曹正必然不负官人看重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今日酒肉吃饱,明日便去干他一遭。”郑智说完,又拿起了筷子。

    众人吃罢,各自准备去了。

    此番出来,并未带太多钱财,要想骗开寨门,自然也要做够模样。

    郑智把所有银子拿来给了曹正,一共不到千两,加上曹正也凑了几十两,自然也是不够。

    曹正带着银子与几个军汉,按照郑智的吩咐,准备去附近镇子上全部换成整贯的铜钱。郑智也是吩咐,即便让别人多赚些也要全部换成整贯的铜钱。

    正待曹正准备好了要走的时候,裴宣找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裴孔目可是有事?”曹正见裴宣上前,放下手中缰绳问道。

    裴宣十几日前被郑智救下,自然千恩万谢,现在身体倒是恢复了过来,只留些皮外小伤。

    只是这裴宣心中总觉得与众人有些隔膜,此番来寻曹正自然是有事。

    “曹兄弟,此番你去镇子里,可能帮我寻柄兵刃回来?”裴宣说出心中所想,也是裴宣知道要去夺这二龙山,正是自己表现的时候,也是纳得一个投名状,自然也要在众多救命恩人面前显出自己的用处。只是手中也没有兵刃,正好曹正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事小事,只是不知裴孔目擅使什么兵刃?”曹正自然笑脸答应下来,这事情不过举手之劳。

    “擅使长剑,若是能得两柄最好。”裴宣见曹正答应下来,自然便是要剑,裴宣擅使双手剑。

    “好,长剑必然给孔目哥哥带回来,若是能寻到两柄自然最好,孔目哥哥放心便是。”说完曹正上马与几个军汉出发了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,天已黑尽,等到曹正回来,果真带了两柄长剑。

    找来两个大箱,箱子下面装上大石头,上面铺上几层整贯的铜钱,众人又把箱子抬上一个大车架上。

    第二日大早。曹正又在附近村子找来老牛与许多破旧衣衫。

    老牛自然是套车架拉铜钱的,破旧衣衫便是给众人装扮的,总要有个喽啰的样子,不能穿得这般周正。

    官道行得不久,准入一条小道。牛车拉着两大箱石头铜钱,在小道上左摇右晃嘎吱作响。

    众人兵器也都放在箱子后面,用些杂物遮蔽好。

    这一切便也准备妥当。只有李忠一人骑马,其余众人便跟在后面,守卫着牛车行走。

    走得两个时辰,又转入山道,牛车都拉着重物都有些走不动了,还要人帮忙推车。

    终于在山道尽头,看到一座石头寨门,两边都是高山,只有这一处有路上山,寨门更是建得几丈高,可见邓龙在此处花费不少钱粮。

    李忠上前叫门,其他人自顾低头等候。

    李忠与寨门之上的喽啰交谈几句,过不得多久,邓龙便到了寨门之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。。李忠,我要的银子带来了吗?”邓龙站在寨门之上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邓寨主,银子凑齐了,都带来了,赶紧把我家兄弟放了吧。”李忠言语之间自然是请求的味道。

    郑智偷偷抬头看了一眼,只见寨头之上说话的邓龙满脸笑意,自然正在为自己的胜利高兴。身上穿得一身锦衣,比之童贯的也是不差,丝绸衣物,阳光照射之下,熠熠反光,身后更是还有大红披风,披风也是迎风飘动。

    “箱子打开来看看,别叫你这厮把我诓了。”邓龙也算警觉。

    “哪里敢诓邓寨主,只求寨主手下留情,放得我家兄弟平安。”李忠赶紧回头示意一下。

    郑智亲自上得牛车,打开了两个大箱,还故意把上面的整贯铜钱抓起来不少在空中扬了扬,下面自然还有几层铜钱,再到另外一个大箱之上也如此这般。

    邓龙看了大喜,八千贯,本以为这李忠凑不齐,还要来讨价还价一番,却是没有想到这李忠真是凑到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。。算你识相。”邓龙更是大笑,抬手往后一扬,示意喽啰去开寨门。

    “寨主,我家兄弟可好?”李忠又是一脸担心去问,也是转移这邓龙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放心,你家兄弟可值大钱了,没吃什么大苦头。”邓龙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寨主仁义照拂。”李忠自然感谢,却是也听懂了,大苦头没吃,看来小苦头是吃了不少,心中恨意更甚,巴不得现在就杀了邓龙以解心中恨意。

    一众喽啰打开了寨门,李忠下马带着众人慢慢入寨。

    邓龙也从寨头上漫步下来,心中也没有其他担心,桃花山众人什么手段,邓龙自然一清二楚,便是这二头领周通都被自己抓来了,哪里还有什么惧怕。

    李忠带着众人进得寨子站定,邓龙上前便吩咐手下喽啰去搬箱子。

    “且慢,邓寨主,把我家兄弟放来,才能给钱。”李忠连忙出言阻拦。

    郑智带着众人也是围在牛车旁边,不让喽啰们上来搬箱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。。李忠,不怕与你说,本来八千贯放了周通也是划算,却是你家兄弟周通在寨子里住了快三个月了,我心中仁义,每日好吃好喝照顾,这酒水伙食的费用却也要算一算。”邓龙倒是不急,银钱进了寨子,自然就是进了自己腰包。

    如今这李忠如此爽快就凑来了八千贯的赎身,不免让邓龙又有了另外打算,油水自然要往干里榨,既然八千贯都出了,再让这李忠出一些,这李忠自然也不敢不给。

    “邓龙,你待如何?”李忠此时语气一变,忍了许久了,此时这邓龙还说话不算,心中哪里还忍得住。

    “再拿三千贯的酒水伙食,周通便随你回去了。”邓龙对这些瓮中之鳖倒是不在意,直接就是开口出价再要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邓龙,你好歹也在江湖上有个字号,如此行事不怕绿林好汉们耻笑?”李忠回头看了一眼郑智颜色,回头呵斥。

    郑智更是左右行着眼色,直叫众人准备的意思,只等自己动手。又环视一下四周,四周倒是也有一两百号喽啰。

    “哼哼,老子有这二龙山险要,管他什么江湖好汉,你是给这三千贯呢?还是与你家兄弟一起埋到后山去?”邓龙脸色一转,阴狠之色尽显,这李忠照办便罢了,要是不干,那便先杀李忠,再杀周通。如此钱财也得了,敌人也没有了,才是一石二鸟的完美事情。

    “邓龙,你当真不是条汉子,出尔反尔,全无道义,不得好死!”李忠怒到极致,出言大喝。

    “哼哼,李忠,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老子这二龙山里,谁能杀我?倒是你这瓮中老鳖今日便要先死。”邓龙身形随话语抖动,那大红披风也是飘荡起来,让人看得是无比张狂。有此大胜,哪里能不张狂。

    “某来杀你!”只听一声大喝,李忠身后一条大汉从牛车之中抽出两截短枪,爆发而起,直奔邓龙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