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二百一十六章 看个鸟看

祝家大郎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童贯启程出使辽国了,自然不路过河北东路,而是往河北西路而去,也就跟郑智遇不上了。

    端明殿大学士郑允中为正使,童贯为副使。郑云中负责正式的文书往来,童贯负责军事与政治利益的会谈。也是为西夏这一战的事情做后续的工作。

    当然,童贯在辽国,也会受到人格上的侮辱,也间接导致童贯变成一个坚定的主战派,也间接促成了宋金的海上之盟,南北夹击灭辽。

    郑智一袭劲装端坐马上,鲁达史进总在身边,武松也在身旁,还有牛大带着十来个亲兵。

    如今韩世忠正式在军中做了营指挥使,孙胜超也入军中做了都头,林冲也做了营指挥使,王进为主基本负责军中事务,杨志也做了都头,便是连史进的徒弟盖毅,混了个大队头的职位。还有老胡、余大力也皆是营指挥使。

    军中也正在准备招兵的事情,更还有甲胄兵器弓弩,以及床弩等器械的打造事务。

    此去阳谷,本只有为武松解决一些问题的事情,却是郑智心中又起了另外的念头,也要打听一下山东私盐的事情。

    江湖利益纷争,也多是厮杀解决的事情。当然厮杀之后,最终还是在谈判桌上来议定。

    山东晒盐盛行,自然也要找到几个不错的技术人员。

    对于沧州而言,着手开始晒盐,出盐太慢,盐池造好,就是一个等待的过程,自然就要开始煮盐先出。

    一行十几人,个个高头大马,衣着都是紧袖劲装,腰带也把一身衣物扎得不漏一点风,众人身后要么背着木盒子,或是背着长条大布包。

    却是武松直接把一柄手刀挎在腰间,显然这武松耍起手刀最是顺手,手刀倒是比军中兵器少上许多,带在身上并不费事。

    众人打马走得并不十分快速,也是武松才练习骑术不过七八日,并不能骑得十分熟练。便是那日打马杀贼,武松也没有在军阵里面。

    出了沧州,就往德州而入,沧州境内的官道之上,再也看不到一个带兵器行路之人。

    一入德州,果真不一样了,才出沧州几里地界,头前就看到一伙七八个人扛着明晃晃的兵刃相向行来。

    郑智慢慢放缓了马步,到得近前,张目慢慢打量这一伙江湖人。

    头前一人肩扛一柄朴刀,看着十几骑慢慢过来,本也不想多事,只是这马上一人不断打量着自己,不免心中有些不快,开口道:“看个鸟看?”

    郑智也知是自己这眼神有些无礼,却是也听不得出言不逊,开口道:“你们可是去沧州?”

    “往这条路过去不是去沧州还能去哪里?你有何事?”这人回道。这条官道往前再走几里就是沧州,这些人还在往前走,自然就是去沧州。

    郑智眉头一皱,问道:“你们可知沧州不准带兵器之人进入?一经发现,可是要直接抓下大牢?”

    这人听到此话,打量了一下郑智几人,自然也看到了兵器。大笑道:“哈哈。。。最近江湖上都说这沧州去不得,不得去,我却是不信,非要去见识见识,看你们是刚从沧州出来吧,可是遇到了几个鸟官差被赶将出来了?”

    这人的话语显然就是笑话郑智等人没有胆气,一声笑语,便是同行几人也在发笑,大多一脸鄙视看着马上的人。

    郑智摇了摇头,江湖人还是江湖人,哪里真能这么轻松管制得了,看来沧州这***湖人的手段还要再狠厉一些。只道:“不见棺材不掉泪!”

    说完郑智夹着马腹便接着往前。

    却是这人听得郑智话语,气不打一处来,心中也认定这些打马之人是没有什么胆气,开口喝道:“无胆鼠辈,当真折了爷爷们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却是这话语才落,鲁达打马往前过来,手中的马鞭已经抽到,开口怒斥:“直娘贼,与我家哥哥说话也敢乱喷粪。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之下,这人捂着已然在流血的脸,踉跄起来再一抬头,只见十几骑已然起身奔过。

    等待几人反应过来,拿着兵器去追,不过追得十几步,也就止住了,只剩骂骂咧咧。双腿哪里追得上四条腿的马。

    鲁达听得后方几人谩骂,一脸怒色开口问道:“哥哥,洒家要给他们一点教训去。”

    郑智坐在马上摇摇头道:“算了,赶路要紧,有他们苦头吃的。”

    鲁达想了想,也是这个道理,这些人这般扛着兵刃进沧州,只要到得县城附近,西军的汉子可不是吃素的!自然有苦头吃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鲁达转头回怒道:“等老子回了沧州,再去大牢看你们几个狗东西。”

    鲁达当真吃不得亏,这个性子也多少在郑智身边养成的,这一句话意思便是等回来的时候还要去大牢里给这些人一点教训。

    鲁达话语,几人听得并不真切,依旧大声谩骂,也不见前面十几骑回头,几人前后看了看官道,已然在纠结是接着往沧州去还是回头去追这些骑马的人报仇。

    阳谷县在郓州最西边,阳谷县在往西就是大名府的地界,也是这京东东路山东与河北东路的交界。

    郑智带着众人一路打马,自然一直在官道之上,小道虽然能近一些路程,但是马匹行走不便。

    两日之后到得一个十字路口,郑智打马停在路口处,武松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方向,指着左边一条道路说道:“相公,应该是往这边。”

    郑智也抬头看了看太阳,说道:“二郎你确定往这边?”

    显然是这武松也没有一路走官道回过山东,听得郑智的质疑,又左右前后看了看答道:“相公,是这条路,应该不会错,方向是对的,这边下博州!”

    郑智看了看四周,往左边这条路去,便是一个大坡,众人打马往这坡上上去,一棵巨大的株树映入眼帘,这株树三五个人都不一定能环抱得住,直有几十米高,冠幅更是巨大。

    郑智看得啧啧称奇,上辈子也只在图片中见过这样的大树,开口道:“好大一棵树,怕是千岁不止了,此处真是一个好地方啊!”

    众人也停在树前看稀奇,渭州从来不见巨树,郑智也是知道这种巨树,多在最南方热带地方才能多见,实在没有想到河北也能看到。

    树边不远,有一客店,郑智看得不远的客店道:“此处正是好风水,在此处做过路生意,当真是会选地方。”

    说完郑智慢慢打马往客店而去,众人跟在身后,还不时回头去看着参天巨树,实在是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武松跟在一旁,脸色慢慢疑惑起来,回头看了看大树,又望了望坡下方的十字路口,心中似乎想起了什么。。

    a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