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三章 郑智,若是我死了,你一定要记得我

祝家大郎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国事从来不简单,郑智与完颜阿骨打当面谈妥的事情,轮到真正来书写盟约的官员实际操作,却是也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燕云十六州,包括了后世北京与天津全境,还有河北北部地区与山西北部地区。燕{幽}、蓟、瀛、莫、涿、檀、顺、云、儒、妫、武、新、蔚、应、寰、朔,共十六州。

    辽宋边境就到了山西雁门往沧州一线,中间则是一个后世大大有名的地方,雄州。雄安新区之地便是雄州。雄州在北宋年间,一直都是商业发达的地方,辽宋边境百年来主要的贸易榷场都集中在这里。

    燕云的屏障,就是岭北,后世看北京长城的地方。失去岭北,燕云必祸。失去燕云,中原一马平川无险可守。这便是北宋的中原河朔。

    没有了燕云,中原永远都在游牧铁蹄之下一马平川。

    酒液浑浊,肉糜乏味。

    篝火之边,唯有女真载歌载舞,还有粘罕豪爽的笑,年轻的粘罕身边还有一人,便是更加年轻的兀术。

    兀术还是个小孩,年纪十岁上下,却是喜欢跟在粘罕身边转悠,听粘罕说着弯弓策马,战阵厮杀。

    来自文明的郑智对于原始也充满了好奇,作为人的智慧,女真人虽然文明落后,却是并不比任何人种少了智慧。

    粘罕酒足饭饱,吩咐身边的仆人几句,仆人带了两个身穿宋人服饰的女子到得郑智身旁。

    “郑智兄弟,这两个女子是黄龙府里契丹官员的女儿,今夜把这两人送给你。”粘罕指着两个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郑智打量着面前两个低着头的女子,篝火中也看不清面容,却是想起了另外一些事情,这个粘罕的妻室,似乎就是徽宗赵佶的第八个女儿,赵缨络。便是在靖康的时候抢来的。

    女真有这么一个习惯,就是赏赐女子给群臣与战士。

    粘罕见郑智打量之间又在思考什么,开口笑道:“哈哈。。。郑智兄弟,这两个契丹女子是皇帝赏赐给我的,我急着南下便留在了这里,现在送给你带回大宋去。”

    粘罕似乎是想解释什么,似乎是想解释自己并未碰过这两个女子,或者是向郑智这个宋人表达一点理解中的贞操。女真人对于女人的私有感,也是极强的。

    郑智听得粘罕话语,看着穿着打扮上与宋人无异的两个契丹女子,回头与粘罕道:“粘罕兄弟的心意我收下了,正好麾下两个兄弟还没有女人,便送给他们做了妾室。”

    “送给你的,便是你的财产,随你处置就是。郑智兄弟有妻子了?”粘罕要把这两个女人送给郑智,也是表达一份善意,还有对于郑智送给自己两百套铁甲的小小感激。

    “我有三个妻子了,还有一个儿子,快两岁。他出生的时候,我正在西北与党项人作战,那一战,把党项人的皇帝赶出千里不止,从此在大宋西北边境,再也看不到党项人的身影。”郑智一边示意牛大把面前这两个女子带下去,一边有意无意与粘罕说道。

    牛大自然是高兴,接过绑着两个女子的绳头,左右看来看去,见得两个女子与宋人看不出什么区别,更是高兴,听了郑智的话语,牛大也是知道这两个女子其中会有一个是自己的,连彩礼或者典身都不用给。

    牛大笑着又往鲁达看了看,见鲁达倒是没有什么反应,便牵着两个女子往远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一般契丹人的汉化,已经到了与汉人没有差别的地步,穿着打扮上与汉人一致,便是语言都能说汉语与契丹语两种。除了草原上的契丹部落,其余的契丹人皆是如此。特别是契丹官员的家庭,各处为官,更是精通汉语。

    “兄弟你竟然都有儿子了,儿子好,三个妻子太少,要多一些妻子,多生儿子,强壮的勇士生下来的也会是强壮的勇士,我们女真人都想生儿子,儿子将来就是战士,女真人不怕任何敌人,只怕没有战士。”粘罕一脸羡慕看着郑智,自从见到郑智,粘罕真正只羡慕郑智两件事情,一身的精良铁甲与郑智的儿子。原因却是都跟战争有关。

    听得翻译,郑智笑着点了点头:“宋人亿万不止,不差我多生几个。”

    粘罕听言有些疑惑,问道:“宋人有这么多,为何还被辽人占去了土地?若是我女真有百万人口,一定把辽人杀得一个不剩。”

    “粘罕,这其中的原因太多,下次你再见到我可能就会明白了。”郑智实在不知怎么去跟粘罕解释,郑智也不想去详细解释其中的原因,也关乎此时面对将来女真的一种心虚。若是郑智有足够的实力面对女真,这种心虚也就荡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。。郑智,你不敢说出自己的短处,我猜想,肯定是你们宋人大多懦弱,不如我们女真人勇猛。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粘罕笑道,能说出这话,也显出粘罕的聪慧。

    “我麾下的汉子,个个勇猛,不比你们女真人差。”郑智反驳一句,再也没有多余解释。

    粘罕听到这一句话,看了看不远左右围作的这些铁甲汉子,笑道:“这倒也是,你麾下的汉子不差,那便是你们宋人的将军都太差了,不如兄弟你勇猛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,契丹从山林草原中刚下来的时候,与你们女真人一样的勇猛,人口众多。当时的大宋,还在战乱之中,分成许多大小国家,打作一团。契丹人因为一个国家要面对中原战乱的原因得到了燕云,等到大宋统一了中原大地,便成了这样一个局面。契丹人是一个强大的对手。”郑智答道。

    燕云并非契丹人强占去的,石敬瑭为了得到契丹人的支持,亲手把燕云割让给了契丹人。契丹人出兵帮石敬瑭灭了后唐,建立了后晋。后晋最终还是被契丹人灭了,变成了后汉。最终后周统一了天下,后周的天下却是被后周的领兵大将赵匡胤夺来了。此后便是这大宋朝。

    “倒是这契丹人乘人之危了,契丹狗都是做这样的小人的事情。”粘罕此时大概明白了一点,作出了这么一个评价。

    “乘人之危倒是谈不上,人若想强大,必须自己内部要团结,自己不团结,敌人就会强大。”郑智说得这么一句,割让燕云,是石敬瑭愿打愿挨的事情。是当时那个乱世的悲剧。

    “便是这个道理,团结自己人才能使自己强大,女真人没有团结的时候,便只能任由契丹狗欺负,如今我女真团结起来了,就把契丹狗的城池也占了下来。现在女真与宋人团结起来,就可以把契丹狗杀光。”

    篝火闪烁,照在两人的面庞之上。话语谈到这里,已然就深沉了下来,不再像之前那么轻松,刚刚建立的金国还在危难之中,即便粘罕心中一点也没有畏惧死亡,却是也要面对辽国的反扑,这一战并非粘罕一个人的生死,而是整个女真大金的生死。

    太阳依旧升起,赵良嗣一夜未眠,却是满心欢喜吃着早饭,与身旁同来的几个官员谈笑风生。显然已经看到了回到东京的那份风光无限。

    牛大跟在走出营帐的郑智后面,不断帮郑智系着铁甲背后的绳结。

    “赵良嗣,把昨夜的盟约拿与我看看。”郑智看着不远处的赵良嗣,开口喊道。

    赵良嗣听到郑智的话语,面色一顿,回头看了一眼郑智,不情不愿站起身来,拿出一个木盒走向郑智。

    郑智接过木盒,取出里面的白色布帛,快速阅读了上面的文字,与自己昨天谈的没有什么出入。

    再把布帛塞了回去,也把木盒还给赵良嗣,环看左右开口道:“收拾东西,启程回家。”

    军汉们开始收拾着东西,赵良嗣几人也不再谈笑风生,找来几个绳子把木盒绑了一道又一道。

    粘罕带着麾下几百女真汉子也来汇合。众人再次一路向南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路径,与上次又不一样,大致方向上差不多,却是不再走上一次的老路。粘罕南下,送郑智出海是其一,却还是要再劫掠一番,不能白走了这一趟。

    在这一次一次的劫掠之中,郑智与粘罕慢慢配合的越加的熟练,郑智带着麾下两百铁甲汉子正面推进,粘罕手下七八百号女真两侧夹击,战果越加巨大,收获极为丰厚。便是郑智也对这些战马起了想法,无奈却是带不回去,就连坐下的两百匹马也只能留给粘罕带回黄龙府。

    又过辽阳,这一日的辽阳与上次截然不同,旌旗插满了城头,四个城门也是洞开,不断有人马进出。

    几里之外的郑智已然明白发生了什么,忙道:“粘罕快走,我出海了你赶快回去,耶律延禧来了。”

    粘罕也是连忙拉转马匹,开口道:“郑智,若是我死了,你一定要记得我。”

    郑智知道粘罕不会死,自然也就没有在意粘罕的话语,也看不到粘罕面色上的凝重,只道:“你穿了铁甲,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郑智,我叫粘没喝,完颜部落的粘没喝。不要把我忘记了。”粘罕不断打马往前,话语在郑智听来多少也有些矫情,却是到得这个时候,不管什么样的人,终归也会有这一份矫情。其实并非矫情,而是视死如归。

    女真,见惯了生死。要不就死在战场上,或者死于林间猛兽,可能也死于一口饱粮。粘罕话语中并未有一点害怕,只是带有一点伤感。

    海边不远,大船还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郑智慢慢卸下铁甲,整理好之后平摊在地上,与粘罕道:“粘罕,这套铁甲让我活到现在,现在送给你,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粘罕不言不语,看着郑智,看着郑智上得小船,慢慢远去。

    直到看见大船也扬帆起航。粘罕看着地上的铁甲,一块一块捡起,穿在身上,上得马匹,左右看了一圈,开口喊道:“随我去杀辽狗!”

    粘罕并未听郑智话语赶紧回去,而是往辽阳府而去,并非去送死,而是去打探辽阳府的军情。

    女真崛起的真正第一步,就在此时。横扫整个辽国,从西伯利亚到蒙古草原,女真就要真正登上历史舞台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